地产老板们“足球梦”不落

2022年3月8日 by 没有评论

要说骨子里含蓄内敛的中国人最奔放热烈的感情给了谁,恐怕不得不提房子和足球。

过去十年,眼瞅着房价蹭蹭涨的人们高举着票子蜂拥进售楼处,释放着对房子的狂热追求,转头,开发商们也毫不避讳的挥舞着钞票奔向绿茵场,展示着对足球投资的热情。

房地产和足球,两个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就这么深深地绑定在了一起,而且,一绑就是十多年。

作为中国足球的大金主,在一定程度上,房企的命运决定着足球的命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过去,房地产风光无两,中超联赛16家俱乐部中11家的投资方主营业务涵盖房地产,金主爸爸们直接为中国足球开启了“金元时代”,但随着房地产过上苦日子,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这些中超俱乐部们自然也深受影响,各种欠薪传闻、解散传闻不绝于耳,中国足球一地鸡毛。

随着大年初一中国男足1-3输给越南,凭实力终结越南7连败,国人的“足球梦”被摔得稀碎,男足处境如坠深渊。

尽管如此,但债务问题应接不暇,资金链捉襟见肘的恒大许老板仍是喊出要继续坚定不移做好足球的口号,并立下要把恒大足球学校打造成为中国足球明星的摇篮,广州队要做好摇篮平台的豪言壮志。

与许老板风雨同舟“玩球”的,还有下个赛季18只参加中超的球队中,15个与房地产密切相关的实控方。

也是那一年,屁股还没坐热的万达带领大连队夺得首个甲A职业联赛冠军,1996年之后的三年连续夺冠,更是创下了职业联赛55场不败纪录,将大连足球推上巅峰的同时,万达品牌也一炮而红。

随后建业的胡葆森、绿城的宋卫平,也成为中国足球职业化的第一批投资人,但彼时,足球背后的金主还以烟酒医药等传统企业为主,房地产初露头角,2000年后地产与足球也并未绑定,万达甚至中途退出足坛,地产商们撑起绿茵场上一片天还是十多年后的事。

房企与足球深度绑定始于2010年,也是从这一年,房企亲自将中国足球送进“金元时代”。彼时并非声名显赫的恒大斥资1亿收购广州恒大队前身广州医药,正式宣告投身中国足球领域。

恒大进军足坛有多坚决?2009年恒大营收合计57.13亿元,净利润10.46亿元,也就是说,许老板拿出了10%的净利润买下广州恒大。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恒大收购合同谈妥之后的十多分钟里,恒大便直接划拨了2000余万解决俱乐部的欠薪问题,随后又拿出1500万清偿旧债。

许老板喜欢拿钱搞定一切“球事”的豪横很快就在赛场上看到了成效。2011年中超联赛,恒大共奖励球队1.04亿元,创下职业联赛以来单赛季奖金最高纪录,在足球场上恒大更是创下无人可敌的战绩:两夺亚洲冠军,八次夺得中超联赛冠军、四次超级杯冠军、两次足协杯冠军。

这背后,许老板究竟花了多少钱?有热衷于计算恒大足球队每年开支的媒体统计,光是按照引援、奖金、薪资的支出去计算每年的数额,12年来恒大在球队上的开销就达到了137亿。

当然,足球吞金的背后,许老板也得到了他想要的:恒大的销售额从2009年的303亿元,飙升至2013年的1004亿元,4年翻了近三倍,到2020年,恒大全年销售金额达到了顶峰的7233亿元。不仅如此,恒大球队胸前的“广告位”,从地产到人寿,从粮油到饮用水,从健康到汽车,多元化业务一度做得风生水起。

恒大之后,更多地产商提着钱跑进足球场,到2014年,中超联赛成为房企“公司队”的互相比拼。这一年,随着绿地集团高调入主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中超16支球队的投资方全部都涉及房地产业务,其中,有超过10支球队投资方的主营业务都是房地产。

也是这段时间,中国房地产追求规模效应,加杠杆、高溢价拿地、踩着飞轮玩转高周转,房地产行业如日中天,一时间,足球场上尽是地产商的滚滚热钱。各家球队高薪聘请国脚和外援,赢一场球奖励数百万元,曾经的国足主帅里皮,以2300万欧元年薪,登上过法国足球媒体列出的世界足坛教练年薪排行榜第二位。

2020年8月,房地产行业三道红线政策出台,房地产高杠杆时代宣告结束,房企融资渠道受阻,行业各种政策管控趋严,让曾经挥金如土的房企巨头们也陷入了困局。

同年 ,为整顿这把烧了十年的金元足球之火,中国足协规定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的单个财政年度总支出分别控制在6亿、2亿以及5000万人民币内。

同时,正式开始实施“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要求球队名称不得含有其他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名称,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或股东关联方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也不得使用与上述相似的名称。

于是,天价外援与教练相继离开,各支球队相继更名,广州恒大改名广州队,广州富力改名广州城,上海绿地申花改名上海申花,河北华夏幸福600340)改名河北队……

一记记重拳如雨点般砸在中国足球身上,其中最痛的无疑还是金主没钱,俱乐部断粮。2021年以来,不断有俱乐部爆出严重欠薪,更有球队原地解散退出中超联赛,被逼无奈的球员们不得不走上网络讨薪之路。

2月16日,中国男足国家队队长蒿俊闵在个人微博中发文,向自己目前所效力的武汉卓尔俱乐部讨薪。

当晚,卓尔控股、武汉足球俱乐部联合发表了一篇《关于足球投入调整的说明与声明》。声明称,“我们鼓励球员主动调降个人薪酬标准,待球员返汉集结后,我们将兑现上赛季薪酬,并与球员一一诚意沟通,共同商讨新的薪酬方案。”

“关于支持和投入湖北武汉足球事业的几点说明,希望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卓尔控股董事长阎志微博发文回应。

这不是武汉足球俱乐部第一次被讨薪。2021年2月,武汉卓尔球员周通通过个人微博发文,控诉卓尔俱乐部拖欠工资、奖金和2020年保级奖金。

而近日广州足球俱乐部发布的《足球俱乐部球员定编及薪资标准》也让足坛的颓势更为具象。根据新方案,俱乐部一线万元,定编人数6人;主力年薪封顶42万元,定编人数6人;优秀主力封顶60万元,定编人数3人。

这一标准较2020年7月薪资方案中“自产”球员封顶年薪500万元降幅达近九成。在2018年底,恒大买断巴西球星保利尼奥时,曾给出1.1亿元人民币的俱乐部薪资纪录。

同时,广州足球俱乐部宣布与归化球员艾克森、高拉特、阿兰、洛国富、费南多终止合约,此前,为请来这五位球员,俱乐部曾开出8.7亿天价。

据一位足球资深媒体人透露,截至目前,不欠薪的俱乐部只有3家,分别是深圳队、上海海港和山东泰山。

足球是烧钱的项目,过去一段时间,房地产是中国最不差钱的行业,因此,房企的足球生意也是真敢下本。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透露:中超俱乐部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的3倍,韩国K联赛的10倍;中超俱乐部一线球员的工资薪酬是日本J联赛的5.8倍,韩国K联赛的11.67倍。

但真金白金砸进去的地产商们,换来的却是巨额亏损。从广州足球俱乐部退市前的财报来看,亏损在逐年增大:

实际上,地产老板们投资足球,也很少是指望足球挣钱的。用王健林的话说,在中国投资足球,不亏钱都不错了。他曾说:“投资足球可以给你带来影响力,但是不会让你赚钱,每年烧钱甚至可能把老本都赔进去。”

类似的话,河南建业董事长胡葆森也曾在2019年表达过,他说,投资足球一年要亏10个亿。

当然,大把的金钱投进去还是见到水花的,中国足球也有过短暂的巅峰。但彼时有多辉煌,现在的房企就有多艰难。

建业搞足球20年,成绩斐然。但从去年开始先是老板胡葆森带领当地一众房企小弟组成“不降价联盟”,后来又向政府递上一封求助信。此外,还有深陷债务危机的富力地产、命悬一线的佳兆业、以及正在债务重组的华夏幸福。

饶是如此,但在下个赛季参加中超的18支球队中,仍有15支球队实控方与房地产企业有关,如广州队(恒大)、河南嵩山龙门(建业)、广州城(富力)、武汉队(卓尔)、河北队(华夏幸福)、深圳队(佳兆业)等。

过去地产商“搞球”还可以理解:足球情怀,或打广告宣传,许家印曾说,在电视台打广告一秒钟要15万,一场球赛有好几个小时,投资足球不仅花得少,宣传效果还更好。亦或者如诚实的王健林所言:领导指示、社会需要、情怀未泯。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指出,房企投资足球是房地产行业中维护政府关系的产物,对于地方政府来说,需要城市形象与品牌乃至政绩,而一只足球队对于一个城市提升自身形象非常重要。因此对于需要经常跟地方政府打交道的房企来说,即使在自身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为了与政府维持较好的关系,也难以割舍对足球队的投资。

去年年底,有彭博社的资讯分析专家认为,广州队现在仅仅是一台“油耗”很高、能制造一定关注度的机器,并不能带来任何盈利,业务价值评估为0。其实,又何止是广州队呢?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